Welcome    Call 2834 6863     Like our page

  • No products in the cart.

側寫梅艷芳的成長故事,談手足出生排序失衡(上)

本文刊登於2021年10月13日,POPA學問內。 
文:陳蘇陳英 Peggy Chan,家庭治療師、國際社家庭學院服務總監、香港大學客座助理教授 
來源:https://popa.hk/research/professionals/%e5%81%b4%e5%af%ab%e6%a2%85%e8%89%b7%e8%8a%b3%e7%9a%84%e6%88%90%e9%95%b7%e6%95%85%e4%ba%8b%ef%bc%8c%e8%ab%87%e6%89%8b%e8%b6%b3%e5%87%ba%e7%94%9f%e6%8e%92%e5%ba%8f%e5%a4%b1%e8%a1%a1-%e4%b8%8a/?fbclid=IwAR0FQwLNBM9zrBYub_A1zdtBTTV1KFt9PZGHp2dcYgey_Nbsc2L5DO0dTjQ. cherry

大哥家姐有責任感領導能力高,妹妹弟弟自由任性較樂天——很多人對兄弟姊妹排行都有類似想像。其實家庭系統理論也有近似的說法,我們相信出生排序會在不知不覺間模塑了家庭成員的性格特質,而當各人按其角色發揮出應有的「功能」,成員就可以健康成長。

然而這並非必然,不少家庭有著「非典型手足排序」,為各家庭成員的個人成長帶來挑戰。我在教授家庭系統理論時,總會以一代巨星梅艷芳的成長來剖析,若手足排序的功能出現失衡,將會如何影響人的一生。今次試試以文章來分享。

她不止是舞台上的梅艷芳

梅艷芳在她短暫的生命裡,早就紅透半邊天,在歌影視都取得卓越成就,她豪邁大方,仗義疏財的性格亦讓她在娛樂圈中備受愛戴,對朋友及後輩特別提攜,照顧有嘉,為社會公益義不容辭,圈內圈外都被尊稱為「梅姐」,而她離開那年才不過四十歲。

她這樣的性格特質,怎樣看都似是大家姐才會有的,可是事實上,梅艷芳在家中排行最小,有兩個兄長和一個姊姊。

要理解為何家中孻女會變成娛圈中的大家姐,就要由梅艷芳的原生家庭說起。

四歲半開始練唱養家

「我從來沒見過爸爸的樣子,媽媽帶大我們,既是父又是母,亦可以說,既非父又非母,我是在不正常的家庭中長大的。」梅艷芳曾在林燕妮的專訪中這樣形容她的父母。 [1]

年輕就失去丈夫的梅媽覃美金獨個兒帶著四個子女,組歌劇團,讓孩子們賣唱養家,尤其兩名女兒愛芳和艷芳頻頻登台演出,梅艷芳由四歲半起就天天練唱,連上課睡覺都差點沒時間 [3]。她憶述其母當時仍會嫌兩姊妹賺的錢不夠多,說她們是「虧本貨」[1]。到後來梅艷芳在新秀大賽中勝出,事業起飛,更順理成章成為一家人的經濟支柱。

在很多家庭,孻仔孻女會因為是家中最後一個嬰孩而得到全家人的寵愛,加上有兄姊頂住父母的期望,於是有較大空間去開拓自己的天地。梅艷芳卻沒什麼機會享受作為孻女應有的空間,反而因自幼面對家庭的壓力和需求,不自覺地做了家中的老大,承擔了「長女」的角色 [2.1]。

當—個人常要承擔不在他能力或崗位範圍內的任務,做起來自然會倍感艱辛,感到力有不逮,即使捱出頭來,長遠也無助建立自信和自我價值。

翻看梅姐的訪問,就能看到她即使已生活無憂,卻不時剖白自己總是自卑,覺得自己不漂亮、沒有學識,認為自己喜歡的人不會喜歡自己,也因而在愛情路上屢屢觸礁 [2.2][4]。從家庭理論的角度看,一個人的自我價值與成就完全不成比例,除了因為缺乏父母關愛及家庭溫暖,與他從小便需要承擔超乎自己年紀和角色的任務不無關係。

長子變成孻仔,享受被人照顧和保護,幸福嗎?

要談梅姐的原生家庭,很難不提到梅媽覃美金與梅家長子梅啓明。

梅艷芳早在病逝前已成立信託基金,每月提供生活費給其母,我們從報章卻仍不時會看到梅媽與梅啓明多年來因梅艷芳的遺產而興訴訟的新聞。很多外人都慨嘆他們二人對梅艷芳的強烈倚靠和苛索,以及梅媽對長子及孻女之截然不同,是天與地的對待。

一般來說,多數較年長的子女會自覺有更大的責任實現父母的期望,所以長子長女在這方面加諸給自己的壓力亦通常較大,但正因為肩負起照顧弟妺的責任,訓練有素,多會發展出領導才能。

在梅家,我們卻看不到這樣的常態。

媒體報導中的梅啓明是個游手好閒,沒有正職的人,多年來主要靠梅艷芳的遺產過活及養妻活兒  [5]。梅艷芳亦曾於 1991 年談及借出 300萬給大哥經營狗場,卻被他騙了,留下一堆麻煩  [2.3]。由此看來,莫說梅啓明未有發揮「長子功能」,承擔一些家庭責任;他也未有好好利用無壓力的優勢,發展個人的成就。

大眾可能會以一句梅媽重男輕女作結,但若我們從家庭理論出發,卻可以看到重男輕女是果不是因。到底此話何解?下集再續。

參考資料
[1]《林燕妮筆下的文化紅星》,明窗出版社,1997年,頁83至84。
[2.1]《夢伴此城 : 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9年,頁182。(引述〈「睡前,我們在枕邊放一支棍」梅艷芳細說師妹情〉,《明報周刊》,1641期,2000年4月22日,頁56至61。)
[2.2]《夢伴此城 : 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9年,頁206(引述〈梅豔芳情海悔悟錄〉,《明報周刊》,1131期,1990年7月15日,頁36至37。)
[2.3]《夢伴此城 : 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9年,頁202。(引述〈梅豔芳寧信闊友不住兄弟〉,《金電視》,826期,1991年6月11日,頁30至31,及,〈梅艷芳與長兄相見陌路〉,《明報周刊》,1374期,1995年3月12日,頁48至49。)
[3] 《梅艷芳之夢裡風情》,TVB,1988年。
[4] 〈林燕妮筆下的梅艷芳二〉,《明報週刊》,1752期,2002年06月08日)
[5] 〈《梅艷芳》11月上 拖新歡買衫助興 梅啟明默認出軌:冇問題㗎咩事啫〉,《頭條日報》,2021年 8月24日。
Post a Comment

User Registration

Reset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