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Call 2834 6863     Like our page

提升幼童服從性三部曲 — 思考、觀察及自我管理

A Three-Step Process for Achieving Increased Compliance in Younger Children:
Thinking, Observing, and Managing Self
提升幼童服從性三部曲——思考、觀察及自我管理

Erik Thompson, MA
湯遜歷
President, Vermont Center for Family Studies
thompsonleadership@gmavt.net
December 2008
Copyright: Erik Thompson, MA, All Rights Reserved

家長總喜歡孩子衷心服從自己負責的指令。若他們不服從簡單的指令(如「請掛起你的外衣」)時,便有可能引致家庭中的主導權之爭、沮喪與不安。作為孩子的家長,這篇文章會以自身經驗為例,考慮到特定的不服從行為會削弱孩子的能力,並在這方面提出幾點有理據的思考。若把這幾個步驟的內容稍為修改,我相信也可同時應用在青少年、情侶及職場關係上。

第一步:清晰的思維
決定是否要提升幼童的服從性。
若要提升孩子的服從性,我確信第一步必須要對達成這件事有明確的意識。這包括簡明的原則,以及區分與幼童思想上的分別。這需要經過不可避免的反對,才能得此結果。家長必須從中帶領整個過程,而不是由幼童作主導。一旦這個內在遊戲得到關注,建立新的教導方式就有一個
足夠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便會動搖家長對幼童自律性的教導。
若要更清楚這點,我們便要面對一些問題。你相信服從性嗎?你相信能與孩子作出一致的決定嗎?有甚麼特例?你確信孩子是被你的指令所害嗎?家裡有沒有等級制度的?哪些請求是不可商議的?你在運用賞罰制度來提升孩子服從性的過程中,扮演著甚麼角色?哪種情況的不服
從於你孩子有好處?哪些又沒有?你怎樣看待幼童抱怨、發脾氣和無禮的行為?
這些問題都沒有正確答案。孩子的服從性非常因人而議,他們行為上服從與否,跟家長的訂立的原則有莫大關係。
這個夏天,我想令我的女兒們(分別六歲和七歲)一直不反抗地跟從負責而又不牽涉情緒的請求。我並不一心只想著控制她們,更多的時候,我比較喜讓她們選擇。但有些事情,特別是讓她們做些有利家庭的事情,我就看重服從命令多於自由地選擇。例如,「麻煩你把桌子整理好」這樣的指令,我所期望的回應是「爸爸,沒問題」,隨之立刻行動。我深信這是為她們好。

第二步:觀察並承擔責任
當你確認孩子的服從性不足時,先觀察情況,然後找尋你所扮演的明確角色。
從以往到現在,當孩子闖禍時,我都聽到自己以及他人抱怨孩子沒有服從性。「他們總是膽大包天」是教育上的一個掩飾,這正正增加了孩子挑釁的行為。這是一個「將焦點放在其他地方的態度」。將焦點放在其他地方的態度,恰恰由關係中永無止盡的不滿引起。如此態度並不能
提升孩子的服從性。此態度所引伸的自由,涉及個人對互動方式的貢獻。
當觀察自己的處境時,我留意到自己有時會提出一個女兒會反抗的請求。父女間的叫喊和應對會來回幾次,而且情緒會越來越強烈。我漸強的情緒牽涉了聲線、不友善的姿勢、命令,以至最後,懲罰的威脅或奬賞的承諾。而女兒漸烈的反抗則包括大聲抱怨、摔在地上假裝疼痛、跺
腳或無視請求,接著還討價還價,提出荒唐的條件,如「若要我做這件事,就要給我糖果」。
每當我重覆一次請求,便正正傳遞著一個訊息——之前的請求是可以無視的。訂立的規則便變成了「無視平靜的請求,當情緒的強烈程度到達一定臨界點時,才去服從」。即時去與孩子爭論,也是我管教孩子的策略中另一個弱點。若我與孩子爭論該請求,即是代表著「我可以跟你
協商的」。有些事情是可以一起商討的,但卻不是全部。如果我的女兒冷靜地問我:「我可否過五分鐘再做?」我可能會答應。可是,在孩子反對請求之後再商議,只會令他們反抗得越來越多。若想改變這個狀況,我必須接受短期內的損失。我不能讓她們整理好餐桌(事實上她們只是熱衷於得到我的注意),於是我整個過程也只是在不停地重覆、談判及哄騙,致使她們沒法打從心底地服從命令。
這就出現了關於奬勵的問題了。奬勵通常是與孩子的低服從性有關,這種手法常常用於指令的清晰度與參與率不足之時。無論在家中或是工作中,控制別人行為會增加不確定性,且會稍弱整個群體的能力。
我這個例子的重點,我相信是關乎情緒強度的增長。強烈的情感傳達著不確定的信息。女兒們會感覺到我的情緒——這兩隻可愛的小猴子還會利用它。利用強烈的情感去提出指令是很吸引的,因為這樣做可得到別人想要的效果。但是,它阻礙了人們提出慎思過的請求,甚至建立一
套服從性低的回應模式。利用強烈的情感去提出指令是我在重覆、談判和奬勵的習慣中最糟的狀況。
經過細心觀察這些互動的情況,使我更確定自己致力於提升孩子服從性的理念,只因利用這種強烈的情感去提出指令是無效的、操控性的、令人討厭的,以及使人感到缺乏尊嚴的。因此,我要決心改善自己。

第三步:自我管理
透過定義「自我區分」去改變自己的行為。
「自我區分」是需要明確訂立的,這關於「我會或不會做」及「我信與不信」的問題,隨之據此附諸行動。「自我區分」是經過清晰的思考後,對自己的陳述。這種陳述是不會因壓力而改變,但它卻可根據原則而改。「自我區分」源自一個理解——我不能有效地控制任何人,除了
我自己。
我決定在心中提高警惕,當孩子的服從性未能在一個平和的請求中展現時,我會把重心從特定的請求內容(即「我要你整理好桌子」),轉移至教導孩子服從的過程(即「孩子打從心底的服從比今晚的行為更重要」)。而我需要更注意這些不服從的行為,只有留意這點,我才可以改善自己的情緒,以及防止自己在孩子抗拒服從後使用重覆、談判或者奬勵的方法。
結果,我可以更冷靜地面對孩子不服從的行為。同時,也令我的女兒們注意到這個情況。我日漸的鎮靜使她們放鬆,也使她們思考。有時,沉默也可以在一兩分鐘後提升孩子的服從性。
不過,在進行自我管束之時,一個額外的「自我定位」會同時出現。當我決定對不服從的行為有所行動時,我會減少對孩子的關愛和慷慨,直到孩子再次服從為止。我很難去做到這點,因為我喜歡與她們建立「甜蜜」的親暱關係。為了提高她們的服從性,我必須捨棄那種感受,而
去展現一種更差勁和截然不同的存在。這是我最難努力的一個部分。縱然有些東西已然失去,但我感覺到這方法是行而有效的。我願意用妄圖永久的安逸,換取減少為孩子的服從性問題,去參與令人洩氣的鬥爭。
我決心在孩子們不服從我之時,冷靜地收起心中對她們的關愛。而且若有需要,我會保持該狀況直至第二天早上。如果我的女兒在不服從我指令的幾小時後,為了好感和好處而找我,我會保持著態然自若的冷靜。這樣不用透過講道理,我也可以得到她們的好奇心。她們想知道這見
鬼的在搞甚麼。我會向她們解釋為何我會表現得毫不親厚,告訴她們我心中記著她們不服從我的行為,也不會忘記她們無視我的請求。語氣就是其中的重點,我選擇用冷靜清晰而不快的語調,而並非嘲弄和尖刻。
我相信,若能夠冷靜地收起對孩子關愛的行為,而情緒沒有任何起伏,這就不算是對孩子的操控。在我這個案例中,這是低調和誠實。我也曾嘗試不去理會孩子的服從性。一個更真實的自我正在訴說這種冷淡。我是在以温暖的關愛來換取冷酷和可怖的東西。這頭新的火苗正好帶來
哄騙、推促、憤怒及挫敗感減少的額外好處。
我對孩子所收起的關愛包括,當女兒們不服從我的時候,我會在那天減少為她們做額外的事情。例如,在我們正在放暑假的時候,若她們不服從我,我第二天便不會帶她們乘短程的船到糖果店去。這是一種犧牲,因為我喜歡這旅程。我不會在孩子不服從之時就立刻說出來,我只是靜
靜地決定去收起我的慷慨之心。當她們問起的時候,我才會向她們解釋。
積少成多,聚沙成塔。這行為立刻增強了「可靠爸爸」的形象,甚至會持續整天。這樣我們兩方面都可以得到放鬆,回復以往的親厚。
有些人反駁說這是懲罰,我並不贊同。懲罰是另一種不同的概念。我承認她們的不服從,但同樣容許自己選擇獨立又慎思過的立場。這是回應,不是反應。
因這領導的努力,結果令孩子的服從性上升,兩者之間的爭吵減少。「可靠爸爸」的形象也建立起來,雖然不完美,但我可以忍受。而父女間的感情並沒有影響。奇怪地,我們的感情反而看似更深——這使我感到更加實在。我想應該是有些東西打開了她們的心扉。
我懶惰的時候,或是情緒過於強烈以致影響我理智之時,也會忘記自己的原則。我的成功就像我們家中那株挑惕的植物,它需要長期的水份滋潤,不然就會了無生氣。但當它看似快要枯死之時,卻會回復得很好。

With permission of Mr. Erik Thompson to translate this article into Chinese and to upload onto our website.
此文章得湯遜歷先生允許翻譯為中文及上載此網頁。

Post a Comment

User Registration

Reset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