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

本文刊登於2021年4月22日,POPA學問內。 
文:陳蘇陳英 Peggy Chan,家庭治療師、國際社家庭學院服務總監、香港大學客座助理教授 
來源:https://popa.hk/research/professionals/%e9%80%a3%e8%bc%89%e3%80%8a%e6%af%8d%e5%ad%90%e3%80%8b3%ef%bd%9c%e6%ad%a4%e6%b6%88%e5%bd%bc%e9%95%b7%e7%9a%84%e5%ae%b6%e5%ba%ad%e9%97%9c%e4%bf%82/

阿娟阿濤這對母子內心獨白是我綜合眾多輔導個案而寫的,是此消彼長的家庭關係很典型的例子。

在這種關係中,母親(或父親)愈是高能量、高效率與高功能,孩子愈見消極、低功能與無助。我們會稱阿娟為「過度高功能」(over-functioning),阿濤則是「過度低功能」(under-functioning)

本文刊登於2021年4月22日,POPA學問內。 
文:陳蘇陳英 Peggy Chan,家庭治療師、國際社家庭學院服務總監、香港大學客座助理教授 
來源:https://popa.hk/research/professionals/%e9%80%a3%e8%bc%89%e3%80%8a%e6%af%8d%e5%ad%90%e3%80%8b2-3%ef%bd%9c%e5%85%92%e5%ad%90%e6%88%90%e9%95%b7%e7%9a%84%e7%8d%a8%e7%99%bd/

「隨便吧,反正都是我媽說了算。」——阿濤心裡想。

此刻阿濤正在學校的「中四暑期海外交流團團友需知」講座,低著頭玩他的手機。母親正在旁全神貫注地聽著,甚至寫下了筆記。見母親聽得這樣認真,阿濤更安於沈醉在手機遊戲裡。反正母親會一如既往為他張羅一切,何況參加這個交流團都是母親的主意。去或是不去,阿濤本人是沒有所謂。

既然是媽要我去的,那她就有責任為我準備好一切,阿濤想。

本文刊登於2021年4月22日,POPA學問內。 
文:陳蘇陳英 Peggy Chan,家庭治療師、國際社家庭學院服務總監、香港大學客座助理教授 
來源:https://popa.hk/research/professionals/%e9%80%a3%e8%bc%89%e3%80%8a%e6%af%8d%e5%ad%90%e3%80%8b1-3%ef%bd%9c%e5%aa%bd%e5%aa%bd%e6%84%9b%e5%ad%90%e7%9a%84%e7%8d%a8%e7%99%bd/

「還好我有來,要不然就大件事了!」——阿娟心裡想。

此刻阿娟正身在兒子學校的「中四暑期海外交流團團友需知」講座,用心聽著老師仔細說明參加這個交流團要注意的事項及需帶備的物品,更認真的做了筆記以免遺漏。

用戶註冊

重設密碼